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熟女  »  【于北京、萧墙之内、姨甥乱情】(03)【作者:姐控眠】
【于北京、萧墙之内、姨甥乱情】(03)【作者:姐控眠】
字数:6234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

  男孩穿得整整齐齐,枕着手臂平躺在床铺上,听着自己昂贵系统放出的拉二,思考着。

  说是思考,不如说是逃避现实,没有逻辑更谈不上思辨,脑子里不时蹦出什么【为什么要听拉赫玛尼诺夫;听维瓦尔第那不是破坏气氛;《命运》不是更激昂……不不,那会让外面的家人吓一跳】之类毫不相关的念头。

  什么?他究竟在思考什么?

  那自然是痴男怨女们亘古不变的深奥的哲学问题:爱情是什么?

  「……爱他妈的到底是——」

  嘴中突如其来的粗话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,半晌才反应过来,原来自己已经心痛到喘不过气来了。

  他翻过身看向堆在书柜旁的纸箱,那里面放着的是他梦寐以求的的数字播放器和耳放,男孩本和父母说好,高考后就作为奖励入手,可现在离那场决定人生的大考还有一个多月,她们是男孩心中眷恋的人送他的,他没有被那丽人包养的自卑感情,因为这些礼物是失败者的慰藉品,是可悲的饯别礼,是丑陋的补偿。
  他打开过那令人憎恶的纸箱,里面有着那人的信,信封上有着她娟秀的字迹:吾甥序礼亲启。

  然而他根本不想启封。

  序礼想过撕烂那信,砸烂那铜铁,可她们有罪吗?她们没有,自己有,写信的女人有,他们在一起便是罪,就像被自己扔在地上的书里介绍的。

  他看著书,心中罪恶感更增。他跟家人说自己在复习,自己为了应试在阅读,而他却因为那低俗的欲望困扰,把高贵的知识扔到地上。他捡起了涂先生的《乱伦禁忌》,想着先民那原始的恐惧,那为防止不同辈分不同年龄层结合设置的各种禁忌,想起了打破这一切的自己……她呢,她已经认罪伏法了,她就要改过自新,男孩质问自己,还要沉迷在不切实际的幻想里吗?

  他又看向还在自己床上的书,刚才他翻看的费先生的《生育制度》。

  即使心乱如麻,费先生的文字也感染了他,那种人类为了延续的伟大,结合先生的人格、学识、理想,男孩不由得有一种感动,他的小爱又能算得了什么?人类的结合是一种责任,为了繁衍为了养育后代,而自己和她的事绝不是健康的榜样,哪怕是单就法律他们也没有任何可能。

  「呵——」

  他又瘫坐在床上,把音乐继续放大,逃避着现实。

  【费先生是否当年也用功能学派的底子逃避现实呢,逃避那深爱、早亡的发妻——】

  他知道自己不敬,先生跃动的文字滋养鼓励过自己,甚至那严肃的父亲都对那逝去的老人敬仰崇敬,看到自己买的书自豪地告诉男孩,费先生晚年曾写信夸赞过他的文章;他也知道人们为何结合,绝不是为那虚无缥缈的心动与爱恋,他努力要当爱情的虚无主义者,可心中的痛,那茶不思饭不想的身体反应依然实在,他如何也摆脱不了那段罪恶中的快感。

  他的脑海又被那人的记忆填满,她的笑脸是那么娇俏可爱,她的肌肤是那么白皙柔滑,她的气味是那么清新勾人,她的一切的一切,他就要失去了——她,他的小姨,今天就要结婚了。

  【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……】

  他马上就明白这是理所应当的结果,失去小姨才是世间的常理。

  【爱,果然是要占有吗……】

  他又一次否定了这个幼稚的想法,家人之间不存在占有,他们互相拥有,她即使不是自己的爱人,也是自己的小姨;他们即使不是夫妻,也将相互扶持、共行;他还会见到她,不会失去她……

  不。

  男孩对自己的说服又一次失败了,盯着那纸箱里冰冷的金属拉丝面板,他早就失去了那记忆里火热的可人儿,之后的小姨将会是另一个人了,接受了现实、对男孩冷漠、努力忘记过往不堪的人。

  他不愿意砸掉那礼物,那会让他显得可笑;他不愿意用那礼物,那会让他感觉自己肮脏,是的,肮脏,是弄脏她的肮脏,也是接受了今天现实的肮脏。
  深陷在自己世界的男孩被母亲的开门声唤醒,「序礼,咱们……关小点声,还以为你真复习呢!咱们先走吧,先到会场去吧,家里太乱了。」

  他的卧室外面人声鼎沸,亲戚邻居,摄像师、化妆师、伴娘,认识的不认识的全挤在这个本来还算宽敞的老房子。

  他随着母亲离去,母亲她穿着优雅得体,脸上的疲劳也带着喜色,男孩努力地配合家人们,回应着人们的问候,努力让自己冷漠又稍有不甘,塑造那个和美人关系最好的小外甥的形象。

  「嘿,我刚来就走了啊。」

  邻居奶奶中气十足地责备序礼,一家子没有男孩的她自由疼爱他,甚至平时饭点吃完饭就会过来串门,看着他吃饭,她说她最喜欢看小子唏了呼噜、风卷残云的样子。序礼知道,她把自己当成不曾拥有的儿子,不曾拥有的孙子,不过就连这么关注自己的她,今天也没有多过问自己,听了妈妈说「王阿姨,我们先走了」,也就继续安慰抽泣的姥姥。

  「我的老妹妹唉,哭什么啊,该高兴啊,这四姑娘也出嫁了,老侯他也就安心——」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就像往常一样,序礼坐在后排,听着开车的母亲唠叨家长里短,但今天没有他没有不耐,反而觉得这日常是那么难得,直到母亲抱怨起今天的婚礼安排。
  「你听没听啊?!真是的,神游外物,」母亲也不想对他最近的状态做过多批评,只当要高考了压力太大,「下午还要去补课,你走之前也不去看看你小姨就走。」

  是的,他没有去见在闺房的小姨,那个今天被万众环绕的她,就连昨天他都和没她说话,他甚至没看她,他不敢看向她的眼神,就当做没这个人,即使和他说话,也就点头称是糊弄过去。他害怕,害怕女人眼神中的决绝,她通知他自己的那天是那么令人恐怖。

  「我要结婚了,序礼。」

  那天,她套着男孩喜爱的白色薄毛衣,剪短了秀发的她依然靓丽动人,不如说更多了分可爱,是的,她笑得是那么可爱,光芒在柔嫩的肌肤上闪烁,她的新发型露着额头,笑容让熟悉的酒窝也露了出来,鼻子蜷缩着,没有半分委屈。
  他其实早有预料,但那一刻还是胃部抽搐全身无力。

  他没有回话,目光也只是和她一触就躲开了,两人不说话其实已经有时日了,有一周……两周……还是一个月?但相比做出结婚的预定还是太快了。

  他没有问为什么,只是听着她向家人陈述着和她结婚的男人的事情,即使恶心到想吐,也想了解得更多一些。

  他做了最后的抗争,向母亲外祖母抱怨她草率的闪婚,抱怨那华而不实的凤凰男带她去簋街那种没品位的地方吃饭,抱怨他们去看那的三流爱情电影,抱怨他没有房子却买好车……但小姨就是家里人的心头肉,含在嘴里怕化了,终究是没有人能反对她。

  「瞧你那样,别郁闷了……」

  前排的母亲撇着后视镜说道,「你小姨你也不是不知道,一根筋……我其实也劝过她,我问过她单位领导,追她的大有人在,怎么选了你现在的姨夫。」
  【姨夫——】

  男孩张了张嘴,不想说这个词,他把头抵在了前排后座上,隐藏起自己的苦笑,「是,是啊……小姨就那样,对,对了,王奶奶怎么叫小姨四姑娘?」
  没想到这转移话题的随口一语,竟令母亲骤然沉默,露出了奇怪的怀念中带着不忍的表情。

  「……四姑娘,啊,」母亲又顿了顿,「恩,就是四姑娘,不是加上你舅舅排行老四,其实啊,是你妈我之后还你还有个姨。」

  「啊?」

  奇怪的是序礼并没有多少惊讶,深陷悲思的他反而差不多猜出了缘由。
  「唉……当年你那个姨,她就,应该叫夭折了吧……又赶上十年动乱,那会你姥爷还下干校了,唉,发烧,送医院也查不出来什么病,就两天,烧着烧着就那么过去了,最后一面你姥爷都没见到……」母亲的语调低沉,还有些不正经,可男孩知道,她隐藏起了哀思和沉痛,毕竟那是一个人,一个亲人,「没赶上好时候啊,查出来了那会也缺医少药的估计也治不好……唉,所以啊,他最疼你小姨。」

  「啊,」他想到那个老头子,想到今天热闹的家中,居然不由得有点嫉妒,嫉妒她,嫉妒自己的爱,怨恨着她的随心所欲,似乎她从一出生就有人这权利,也许正是因为全家人的爱,他才能如此平淡地伤害自己吧,「真好啊,小姨。」?「他也疼你的,序礼。」母亲连这点小心思都听了出来,「你出生后他就最疼你了,爸他是怕你们每一个人有事,他们看着你们就高兴。」

  他想着老人的笑,即使那老人的面孔已经模糊,老人的声音已经陌生,只要想到他,男孩就得知自己被爱着,就能获得了力量,好好活下去的力量。

  母亲看着他缓过神来欣慰地微笑着,「你也长大了,我才跟你说这些。家里的很多事啊,你姥姥也不愿意提——」

  「行了行了,什么地震啊,什么你考大学啊,听都听出茧子了。」

  「嘿你小子——」

  是的,他长大了。

  【是啊,我长大了。】

  男孩再一次从那胸口里的沉闷确认了这点。他长大了,他失恋了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男孩坐在角落的一桌,不熟悉的亲戚间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,婚宴的菜品堪称豪华,但他食之无味。

  周围的大叔大妈更是聊着无聊至极的事情,什么谁谁来了没有,谁谁现在在干吗,谁谁生病了,饭店真好啊,排场真大啊,时间一晃就过去了,男孩都这么大了、没想到小姨她都结婚了。

  他还是不喜欢凑热闹,热烈的气氛,并没有开空调的五月份,都让他感到头昏脑涨。

  序礼没有去迎接婚车,一直坐在这里,看着人来人往,周末的补课从来没有让他如此期待过,他一次次看着时间,一次次叹气,他终于在人群中寻觅到了母亲。

  「妈,妈,」他找到救星般跑了过去,「到点了吧,该去补课了吧。」?「你着什么急?」他母亲自然见了鬼一般看着他,「真是的,你跑哪去了,你小姨找了半天你都找不到,家里人都去准备室最后见面了,马上就开始了。」

  他忍着想要看小姨穿婚纱的欲望,忍着想要拽着那雪白的藕臂逃跑的欲望,面无表情地陈述着补课地点很远、他会迟到的似是而非的事实。

  「你这孩子,」母亲拉着男孩就走,「论不清主次,你今天晚点怕什么,再说你爸和小齐还没到,不知道在哪呢。」

  小齐是他父亲的司机,今天自然父母都没法送儿子去上课,只能拜托别人,要不然就得男孩自己打车,可男孩莫名忽略了打车先行的选项,也许心里还有某种期待,即使他知道绝不可能,那是害人害己,赶快从她的阴影中逃离才是最佳选项,但那不可能的浪漫行径也要被他本人亲自否决,才能让他内心安宁。
  序礼被母亲拖拽到了准备室,姥姥舅舅他们刚出来,他舅舅那个乐天派今天胡子刮得十分干净,咧着大嘴没有自觉地调笑着,「赶快进去啊,你不去你小姨都要不嫁啦。」?舅妈恨铁不成钢地拍着这老男人,「瞎说什么呢你!」

  姥姥推着他伴随着抽泣让他赶快进去,嘴里念叨着哭声更盛,男孩母亲劝了半天才搀扶走了老太太。

  他最终还是没了逃避的余地,只能忐忑地打开了那扇豪华的木门。

  宽敞的开间里只摆了简单的沙发桌椅和梳妆镜,屋子正中立着一道娇柔欲坠的倩影,好在没有别人,那个让他嫉妒得撕心裂肺的男人也许正在迎客吧。
  这里没有他记忆里与她相会的房间的逼仄晦暗,采光极好,正午的阳光让挺拔曼妙的她与白色婚纱融为一体,犹如女神降临尘世,完美的脸庞淌着圣洁慈悲的泪。

  「你!」她刚要像以前那样指责自己的外甥,见他神情木讷,没有伤心没有气氛,一下就没了气势,泪水落到了手里抱的花束上,「……你来了。」

  他走了过去,如同行尸走肉,僵硬得可怕,张了张嘴,发不出声,舌头顶在牙床上,忍耐着抽搐,半天才做出了个微笑。

  「……恭——喜了,小姨。」

  他只有【恭】字吐得最为响亮,直至【姨】字,业已悄声到不可闻。

  房间里的日光越来越晃人眼球,男孩眯着眼,看那穿着白衣的精灵变换着表情,看她即使流汗流泪依然无损的红妆,他觉得那里面集结了时间一切的美好,但那美好已经离他而去。

  她紧闭嘴唇抬着嘴角,那是能和最顶尖偶像媲美的微笑,更别提配合著那水润的眸子圣洁的衣着,他将要在此告别自己的青春。

  「再见——……唔哇!」

  碰——!

  小姨手上的花束被甩到了他的脸上,动粗的女人咬着粉唇泪眼婆娑。

  「乐序礼!你他妈混蛋!」

  【到底怎么才会变成这样的呢?】

  倒在地上的他捂着红肿的鼻头,空空如也的脑袋里冒出了很多无关紧要的记忆——有小时候他们互相指责的画面;有去年他们在餐厅互相喂食、偷偷咬着冰块接吻的画面;有近期他见到她转身就走的画面——

  「序礼!」

  面前的她叫着他,就像记忆力背后玩命呼唤着自己名字的女人一样。

  他慢慢坐起了身,感受到了她后悔担心的目光,可他的铁石心肠拍开了女人的小手。

  序礼当然想被她的手抚摸,想让她嫩白的臂膀、整个嫩白的娇躯靠到他的身上,然而他不想接受怜悯。

  「小姨……」他终于抬起头瞧着她了,「够了吧,就这样吧,早晚的事。」
  是的,早晚的事,小姨的婚事拖得了三年五载,能拖得了十年二十年?他在说服她,也在说服自己,拖得越久,就越难舍难分;而且小姨是众人焦点,而男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里能让人投怀送抱,如果一直看着她,看着如此完美的她,被她牵着鼻子走,以后又怎么能有正常的人生。

  「就到此为止吧,」他的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,正到继续动情之演说时,咚——的一声,脑袋又被撞得头昏脑涨。

  「唔——你干嘛!?」

  而回答他的只有小姨的呜咽,她明亮黝黑的瞳近在咫尺,那种瞪视让他无处可逃。

  「唔唔……呼,」她弯着腰,半跪在他面前,雪白的婚纱浮在他笔挺强壮的身上,她虽然吸着鼻子却变得十分强势,「你没看信吧!」

  「……谁,谁会看那这玩意儿。」

  男孩尴尬地撇开头,被这么追问,他之前失恋后顾影自怜完全不看对方信件的扭捏姿态,就显得有些幼稚不成熟。

  「你要说什么……能说什么?再说你自己不会说,藏在那里面。」?「你——!」

  女人再次蜷缩起鼻头,哀怨得又要掉眼泪,感觉一切都和这个认死理的小情人说不清楚,要是嘴上好说干嘛要写到信里,又有谁知道这个少年一根筋到能忍住不拆信。

  「你,我之前叫了你那么多次,你立马就跑掉,怎么和你说!」

  她埋怨着男孩也埋怨着自己,看着他更加成熟的脸,轻轻地把手搭在那性感的下颚、鼻梁,习惯性捉弄玩弄对方的自己终于得来了报应。

  「又有什么可说的……」

  男孩虽没有躲开小姨的爱抚,却也显得别扭难受,露出拒绝之意,然而他的不满立刻被女人的哭腔冲散。?「听人——听人说话啊……小笨蛋!」

  为什么她能如此动人?为什么她能这么可爱?为什么让她这个天上人沾染尘世的情爱?

  男孩终于体会到了温柔乡英雄冢的古谚,一切的心理准备,磐石般的决意,都会被颤抖柔弱的呵斥击得粉碎。

  「我听,我听,小姨你别哭。」?被锁紧的心一旦打开,就一溃千里,她的气味,她的娇喘,她的温柔娇蛮,让他忍不住把她扶了起来,他释怀地捧起了她红润的双颊,「放心吧,我不会生气的,反正都已经这样了,以后小姨还是小姨,我不会——额!」

  本来搭在他胸膛的双手揪起他脸颊的软肉,她皱着眉头的神情似乎还带着对男孩的心疼,「真是的,又乱想,想什么呢?」

  小姨稍稍踮起脚用嘴轻轻触碰了他的下巴,咬着下唇好似豆蔻少女般笑了起来,「还记得咱们最后一次看电影那天吗?」

  她明媚的容颜和话语却让男孩的心又沉了下去,想起了一切起始的那个周末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